仓鼠店老板“被迫”收养上百只猫走红:90万签约我都没答应

发布日期:2022-09-23 浏览次数:

59f6a004Ndb8c704d.jpg

“朋友们好,大家都知道我是搞仓储式商店的。”在短视频平台上,很多网友都听过这句带有武汉方言味道的自嘲。每一段视频的开头,Ducky都是这样介绍自己的,但视频记录的却是他和好朋友袁帅“被迫养猫”的经历。

一开始,他们并不想通过制作视频来走红。今年3月,他们将一只睡在风中的猫带回了他们的仓鼠店,并记录了放置过程。没想到,该视频发布后一夜之间吸引了数百万网友的关注。大家被主人的爱心感动,调侃“求仓鼠的心理阴影面积”。同时改变了店铺的命运,仓鼠店变成了“动物园”。

有人不打招呼就从全国各地送来猫、狗、猪、兔、鸡等需要帮助的小动物,悄悄放在店前,其中猫占了大多数。到记者9月中旬采访时,已有130多只动物,其中很多是被遗弃的。最多的时候,他们一天收养了17只猫,他们非常喜欢小动物。他们实在不忍心让自己的猫再次被遗弃,于是决定把仓鼠店变成一个“收容所”,从一个养猫人小白成长为一名专家,并尝试主动救助流浪猫。

在此期间,他们记录下了每次开店的“惊恐”时刻。受曝光率上升的启发,他们开始拍摄《被迫养猫》系列纪录片短视频。视频流量给了他们暂时的收入来源,也吸引了很多想领养猫的人联系他们。他们两个筛选合格的人,签署他们的免费领养协议。

半年时间,单个平台播放量近6000万,四个平台账号粉丝数共计106.4万。两个人都是90后,最多读完高中就出去工作了。虽然经历了创业的失败,但面对资本的诱惑,他们拒绝了很多合作。“年薪百万很简单。90.1万年有人签约,我们拒绝了。我们不想太商业化。我们靠救猫收钱误入歧途,但我们得挣钱。”

他们走红后,有了安置被遗弃动物的资金来源,帮助流浪猫脱困的愿望得以实现。幸存下来的小商店的经营也有所改善,甚至还有盈余。他们觉得影响越大,责任越大,越难把握自己的能力范围。养多少,怎么养,养多少钱合适?担忧和压力随之而来,“最怕被网络暴力攻击”。

《被逼猫》视频系列的创作者袁帅和杜琦,之前做房产中介的时候就认识了。2020年10月,他们用攒下的钱开了一家文具店。告诉袁帅九拍新闻记者,店铺勉强维持了一年,亏了20多万就关门了。他们一直喜欢小动物。开店期间,他们养了几只仓鼠。他们一起开始了仓鼠生意。

他们的仓鼠店原本位于汉南区百花街——号拥挤的街区。现在搬到一个偏僻的巷子里,没有招牌的店铺毫不起眼,周围的店铺大多已经闲置很久了。

记者赶到时,他们正忙着打包快递箱,托运仓鼠。一进门,记者就被听到声音的四五只猫蹭到了。猫和仓鼠共处一室,气氛形成鲜明对比。与街上警惕性很高的流浪猫相比,它们是非常亲密的亲人,仿佛感激人类对它们的救助,而这只名叫“呵呵”的猫就是这一切的开始。

袁帅介绍,起初他开了个账号,发了个仓鼠的短视频,希望能增加销量,但效果不温不火,粉丝只有几千。他开始开枪救猫纯属巧合。

今年3月4日,他们一出门,就看到楼梯间角落里蜷缩着一只流浪猫,人们马上凑过来叫。袁帅回忆说,那只猫看起来又脏又瘦,好像在向他们求助。“可能它一出生就开始流浪,我们就把它带回店里,给它取名‘呵呵’”。这时,他们还养了一只名叫小白的猫。他们不知道该买什么,就急忙跑到附近的宠物店咨询购买猫产品。在路上,他们买了一套洗衣机

据报道,第一段视频发布后,一夜播放量突破百万,粉丝量上涨约一万人。观众想知道当一个仓鼠店主开始养猫时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。“早上醒来的时候,我的微信被刷爆了,光是通过朋友申请就花了半个小时。大部分是来买仓鼠的,”杜琦兴奋地告诉记者。

对于普通的内容创作者来说,看到突然激增的曝光率,无疑是令人兴奋的。他们马上放出了后续视频,关注度还是很高的。两个人意识到仓鼠店的领养猫有很强的对比感,内容可以带来流量,所以想利用这个趋势继续《呵呵》的后续,可能会促进仓鼠的销售。然而,离奇的领养经历过后,他们措手不及却乐在其中。

第一集《被迫养猫》发生在今年4月8日。上午10点,杜琪来店里开门。当他走近时,发现店门口围着几个路人。有些人带着孩子,好奇地看着地上的猫笼。里面有五只小奶猫。他问了隔壁的主人,得知有人悄悄放下笼子,猫早上就走了。杜琪叹口气,“我自己开了一家仓鼠店。我怎么养这么多猫?”他又紧张又兴奋地说:“我喜欢小动物,所以他不得不收留它们。”

把店里以前一只仓鼠一个人用的笼子空出来,铺上尿垫,倒出猫粮,戴上两层手套。他用抓仓鼠的方法,把小猫一只只拉出来,放进笼子里。“尿垫倒着放,奶猫吃不了干猫粮,小心被挠..................

也许是同类的气味。一只流浪的“牛猫”不请自来,把仓鼠店当成了猫舍,一进门就大吃大喝。达克无助地对它喊道:“嘿,我认识你吗?看来猫的世界已经蔓延开了。”幽默的话语逗乐了观众,评论区很多人开玩笑说“仓鼠店要变成猫咪自助店了”,想追续集。

这一集视频时长超过5分钟,看似不符合一般短视频传播规律,但转发量已达14万。因为观众爱看,所以不断录制,拍续集。有了猫的第一集,就像“破窗效应”。不打招呼就把猫送过来的情况逐渐增多。有人送狗,甚至有人匿名从广州送宠物猪,都是他们收留的。

在百花街的店铺里,经常有人趁还来得及,不开门,悄悄把猫送到一家仓鼠店。这成了周围店铺的焦点,人们聚在一起讨论,拍照分享。袁帅告诉记者,最多的时候一周有三次,有的是别人遗弃的宠物,有的是好心人救助的流浪猫。送之前会有人联系你,但是90%以上都是不打招呼直接送的。“我们不能把它们扔掉,毕竟它们也是生命”。据统计,数量最多的时候,店里有40只左右的猫。

755-79000每集受观众青睐,粉丝打电话请他们帮忙救猫。无法忍受脆弱的流浪猫的痛苦,他们决定出去寻求帮助。

有一次,他们接到一个女粉丝的电话,说青山区某单位的母猫生了一窝小猫,实在无法安置。因为相距50多公里,两人租了一辆共享汽车来接猫,解决了市民的燃眉之急。

之后,他们还会关注流浪猫走路时是否需要帮助。众所周知,流浪猫中很少有“种猫”。一天晚上,杜琪发现一个“银色渐变”藏在车下。经过仔细观察,他发现它没有爪子。他猜测一定是从主人家里丢的,带回店里。附近店铺的店主刷了视频,一看居然是他们家丢了几个月的猫,赶紧过来认领;

感觉生意失败的两个人有些自卑。救猫视频发布后,获得了网友的好评,让他们找到了自己的社会价值。“我没想到拍视频会有帮助

由于店铺信息曝光过度,他们经常会收到匿名包裹,里面装着宠物用品和给人吃的食物,比如月饼、西瓜甚至酸辣汤。记者看到聊天记录时,有粉丝加微信直接用红包捐钱,袁帅婉拒了。“能退的礼物我们都退了。我们不希望捐款成为风气,但还是要靠自己”。另外,如何照顾好不断进来的猫咪,防止交叉感染致死,也成为最大的问题。他们承认受不了。

他们原来的店铺只有35平米左右,地址和电话都在短视频平台上公开。眼看仓鼠店就要变成“动物园”了,他们不得不搬家。目前,他们租了两家店铺,其中一家专门用来安置动物。按照袁帅的说法,解决空间不足的问题相对容易。最难处理的就是猫生病了。到达这里的流浪猫有的患有常见病,如猫藓、口腔炎等,有的还携带“猫瘟”。据了解,“猫瘟”传染性很强,小猫更容易生病,死亡率高达50%以上。

虽然他们每次领养猫都是先检查一下,但是初期经验不足,店铺空间小。而且没有钱给每只猫做体检,有的猫交叉感染,生病死了。“当我打开门时,我看到猫死了。一些未知的原因估计是由应激反应引起的。一共死了18只猫,都是命。这太让人难过了。”他们意识到防疫不到位。搬家后,他们租了一个单独的店铺,买了36个笼子分别用来养猫,还购买了消毒设备和疫苗,希望把伤害降到最低。

显然病猫需要就医,健康猫需要绝育。接受记者采访时,袁帅还在为一只生病住院的猫而忐忑不安。他说,他本月11日带6只猫去医院,当天花了近8000元。其中一个病重,需要住院,“一天两三百”。他说,粗略算来,这几个月花的医药费超过了3万元。

他介绍,包括开店每月租金4000多元的费用,带猫体检、安置、日常喂养都需要钱,而唯一的收入来源——一开始卖仓鼠,每天300元利润最多。经济不宽裕,时不时有人来领养,猫不堪重负。当时只能获得短期援助。

困境迎来了转机。系列视频的热度持续不减,影响力很大,带动了仓鼠的销量。同时品牌和管理层找上门来希望合作。“我们跟粉丝说不需要帮忙,因为一个月能收到两个广告,有一万块”。

虽然经历过创业失败,但面对资本的诱惑,他们拒绝了很多合作。“年收入一百万很简单。有人签了90万的合同,我们拒绝了。我们不想太商业化。我们靠救猫收钱出了问题,但我们也要挣钱。”袁帅还透露,不想被约束,凭空捏造内容是拒绝与网络名人公司签约的另一个原因。“我们不想做的事,我们必须服从命令”。他说,“出圈”后,目前卖仓鼠每天最高能赚1000元,必要的话收广告,现在能达到收支平衡,还有一些盈余。“但我不想吃得太难看。”

很多想领养猫的人看到视频纷纷而来。他们两个筛选合格的人,签署他们的免费领养协议。据袁帅介绍,收养只对有稳定工作的人开放,承诺科学喂养,体检,打预防针。为了监控后续情况,他还创建了一个微信群,定期询问猫咪的近况。

走红之后,养猫的人多了起来,感觉力不从心。为了控制收养数量,他们选择搬家,来收养的人减少了。现在店里还剩9只猫。他们坚持将出售仓鼠作为主要收入,但他们不想切断inc

袁帅想做大。未来,他计划成立民间流浪动物救助组织,形成完善的、可持续的救助和收养机制。但是要做大是需要资金和管理能力的。通过内容变现或者配合管理层都很难把握尺度。“通过推广实用良心产品赚钱,问心无愧填补救猫资金缺口。如果你和管理层合作,别人肯定会有更多的利益追求。这是惨卖猫赚钱,援助会变成副业。”

袁帅感叹,机缘巧合开始的《被迫养猫》,让两个最多只读到高中的人兴奋又焦虑。

请进
提交留言